巴萨赶鸭子上架败局已注定(巴萨赶鸭子上架败局已注定)

这句话什么意思,求助:Am I getting a little bit lost?

我是不是变得有点迷失了?(不解)(迷惑)(理不清思路)。。。等等

沃尔科特为什么12年还没在阿森纳踢出名堂?

其次就是个人能力确实有问题,他速度确实快,当年可以边路长途奔袭。但是他现在打边路,只会闷头传中,精准度和技术都非常的差。所以技能太过于单一,对别人,严防死守造不成什么威胁。

还有加上年纪大了又开始有伤病,之前膝盖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一旦受伤,对于这种速度型球员来说就是致命的,当年的欧文就是这样,受伤之后水平下降了好多,而沃尔科特又不转型,一直都被定位为边锋。

中国足球北方人比南方人厉害?

确实,北方人踢球的远比南方人多。辽宁足球曾经十连霸。但是,这个与身体无关,恰恰相反,改革开放之后人口流动很大,很多北方人在南方地区落户,南北方的体质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异。南方人之所以踢球的人少,是因为土地不足。中国平原稀少,南方更是寸土寸金,有限的土地不是用于农耕就是用于城建,在南方只有少数中小型城市的中学有足球场,每个城市可以供普通市民锻炼的球场更是少之又少。没有平整的土地,没有公共的球场,我初中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在水泥地上踢球(我是江西人)。而到了高中,大部分朋友都开始打篮球。

电影《钢的琴》为什么评分如此高?

《钢的琴》之所以评分高,是因为它骨子里流露出的浪漫主义。

影片故事的发生地是破败的东北老工业基地,主人公是下岗的钢厂工人,按说这样的背景和人物是与浪漫无缘的。可是,影片偏偏就利用一架货真价实的「钢」琴让老工厂与浪漫之间产生了化学反应。

首先,导演利用了舞台表现手法体现这种浪漫情调。

例如,像这样:

或者这样:

灯光完全是话剧或者歌剧舞台上的。用灯光来指引观众的视线,用光亮与阴影的强烈反差来表现人物内心的矛盾,用不同色调的灯光来表现不同人物的不同心境。

其次,导演大量运用了人物定格镜头。

例如,像这样:

或者这样:

这其实还是舞台表现手法,只是将舞台布景换成了实景,却是与人物形成强烈反差的实景。无论是艳丽红色之于破败的厂房,还是文艺演出之于巨大的冷却塔,人物形象和行为都与背景格格不入,这样能够让观众印象深刻地体会到人物性格及其行为的不合时宜。而最大的不合时宜正是影片的主线,主人公想通过自己攒一架钢琴来留住女儿。这种不合时宜的背后,是主人公骨子里的浪漫情怀与他的下岗工人身份还有死去的工厂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第三,片中有很多具有强烈隐喻的画面。

例如,像这样:

主人公与前妻冷漠地并立,身后的景物一边是残破,一边是整齐。两个人之间的鸿沟比画面上他们的距离大得多,也深得多。

或者这样:

人们围观烟囱的倒掉,也是在围观一个时代的结束。伟大的时代结束得有些草率,烟尘散去,人们各自回家,继续在无望的生活中挣扎。

影片的最后,主人公还是失败了,就像浪漫主义的失败早已注定。心存浪漫的人们为本片打高分,就是想祭奠一下虽然败局已定,但是至少曾经为之努力过的浪漫吧。

现任法国队教练的执教历程

教练核心都犯昏 作为主教练,多梅内克就是法国队征战世界杯的大脑,头如果犯起昏来,那绝对无药可救。鱼翅固然昂贵,也要看谁做,如果大厨手艺太差,吃上去的味道,跟粉丝不会有多大差别。 身为传统强队,法国是被外界质疑最多的一支球队。世界杯尚未开打,人选问题就屡遭炮轰,多梅内克犯昏,皇马的锋将本泽马未能入选,导致球队没有正宗中锋;即便是到了南非世界杯赛场,多梅内克仍然昏厥不醒,戈武场上一直碌碌无为,主力位置就是雷打不动,备受冷落的亨利甚至连一分钟的表现机会都没有;在切尔西无比神勇的阿内尔卡,硬生生被挪到不太擅长的中路,完全像变了个人…… 犯昏的不仅仅是主教练,还有所谓的场上核心里贝里。在齐达内退出国家后,多梅内克治下的法国队便处于群龙无首的状况,很多人都希望里贝里能够成为高卢雄鸡征战绿茵场的大脑,但他的表现也非常糟糕,头昏到只顾埋头带球,全然没有团队意识。 脚软 射门乏力难进球 两场比赛,一球未进,高卢鸡成为了任人宰割的对象。回想起巅峰时期的法国队,前面有特雷泽盖、维尔托德、亨利,第二攻击波还有德约卡夫以及齐达内的支援,进攻实力非常强悍。 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法国队已经缺少了向前的勇气和志气。与墨西哥队的比赛,法国让阿内尔卡继续突前,但这位切尔西前锋并不擅长这个新位置,经常被逼得回到中场拿球,即便是背身拿球,转身的射门也有气无力。马卢达利用个人技术,曾经数次冲击对手,但他的射门又总是很正,从而成就了墨西哥门将佩雷斯的神勇。 最后一轮,法国队对阵南非队,以高卢雄鸡如此孱弱的攻击力要想进球难度很大。如果是以三战一球未进的糟糕战绩出局,那么上届亚军法国队也绝对会成为南非世界杯上的笑柄。 腰酸 防守很差无铁腰 1998年,法国队靠的是强大的攻防实力夺冠,2006年,高卢雄鸡依靠稳固的防守冲进决赛。 在进攻实力大幅度下滑的情况下,法国人防守也似乎受到了感染,加拉斯与阿比达尔的组合并不稳当,对阵墨西哥时,巴萨铁卫阿比达尔先是造越位失误,接着又犯规送给对手点球。 应该说,防守方面的不稳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后腰太软,以前法国队阵中有维埃拉一夫当关,防线十分稳固,所以失球率很低。而图拉朗等都显然难以达到前辈维埃拉的高度,没有了维埃拉式凶猛的逼抢和准确的卡位拦截,法国队防守就少了一道屏障,中卫线也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这也是如今的法国防线远没有当年稳固的重要原因。 麻木 精神病症更可怕 0∶2不敌墨西哥队,所有人都知道这对于法国意味着什么,但比赛进入尾声,“98元老”亨利并没有出线希望渺茫的苦楚,反倒是脸上的笑容格外雷人。当时,亨利正在球门后边热身,他居然和身边的西塞开起了玩笑,仿佛是法国队比分领先一样。 足球场上,精神品质、凝聚力甚至比技战术要素更为重要,一支没有上进心和凝聚力的球队注定会失败,这支法国队的凝聚力和心态就存在问题,古尔库夫的“孤立门”只是一个缩影。亨利和西塞的偷笑,被电视镜头捕捉到了,但在镜头之外,又有多少法国球员像赛前听到国歌后流泪的埃弗拉那样在意这支球队的输赢呢? 法国的病根 贺晓龙 在世人的印象中,法国人浪漫率性,富有艺术气息,但硬币的另一面,就是无端的傲慢、不拘小节的闲散以及行事的拖沓官僚。 四年前,我采访德国世界杯,深深为德国人的高效、教养、风度所折服,我一度以为欧洲人都是这样,后来去了趟巴黎,才发现欧洲人的差异其实很大。在巴黎,在街头问路,他们嫌你讲英语,在餐馆点菜,他们半天不理你,借用一下插座充电,他们连个不字都懒得和你说。在德国坐火车,你可以像搭乘地铁一样直接从月台上车,中途才看你有没有票,到了巴黎,上地铁前你要排很长时间队,在这些基本的市政管理方面,感觉完全是两个世界。 所以,德国队和法国队在世界杯的表现呈两个极端,再正常不过了。德国足球也经历过难堪的低谷,2000欧洲杯惨败后,德国迅速启动新星培养计划,仅仅10年时间,国际足联U21、U19、U17的世界冠军居然全部被德国人获得;在国家队的具体事务上,德国足协的决策也是异常果断,沃勒尔纵然曾率德国夺得2002世界杯亚军,两年后兵败欧洲杯,照样收到解职通知。相形之下,法国足协的决策者更像是推诿的政客,地球人都知道多梅内克早就不适合继续执掌法国教鞭了,连多梅内克本人都放弃了,两年前欧洲杯小组被淘汰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提问,他居然公然向女友求婚,退意已决。即便如此,法国足协还要赶鸭子上架,原因十分可笑,法国足协有帮派之分,布兰克、德尚等众望所归的候选人,因为不是当权者的人而被抛弃。这两年,多梅内克几乎一直在无为而治,他甚至因迷上占星术而沦为足坛笑柄。 由这么一位无所事事的混子当教练,法国队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不冤。错不在多梅内克,多梅内克很想早日解脱,但就是下不了台,在世界杯这个战场上,任何一支球队的失败都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失败,法国队的病根也并不全在教练球员身上。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