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延迟原因(中超面临取消)

国安广州中超比赛延期,这是因为什么原因?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之后,中超联赛终于在近日重燃战火。各支球队都在为新赛季努力拼搏,为的就是拿到更好的成绩。广州和国安在休赛期都没有太多的动作,他们没有将精力放在引援,而是加强目前阵容的磨合度和默契性。两队一直以来都是中超的豪门队伍,具有争夺冠军的实力。

不过两队本赛季的第一次交手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到,原因就是国家队需要进行世界杯预选赛的备战,两队又有多名队员是国家队球员,因此为了让国足能够专心进行备赛,中超选择做出让步的决定。

通过归化政策的改变,中国男足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将埃尔克森等效力中超的外援变更为国家队队员,但是他们的加盟并没有让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占到任何优势。里皮时代的国足还是无奈吞下几场惨痛的失利,从亚洲40强突围的梦想正在一步步破灭。

雪上加霜的是,里皮的突然离职让男足彻底失去主心骨,所有队员都在迷茫中等待着下一步的发展。李铁再次临危受命成为男足的主教练,他眼前最大的难题就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男足必须要保证全部胜利才能晋级到下一轮的比赛中。

于是为了让国足能够安心进行备战,中超与足协进行开会讨论,并最终达成共识。中超各队的比赛要为国足备战服务和让位,当两者发生冲突的时候,中超联赛需要延期进行比赛。所有的便利为的就是希望男足能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绝对反击,成功突围。

从李铁的大名单中不难看出,目前国足在锋线位置上可以说人才济济。每一位都是在中超和亚冠中有惊艳表现的前锋队员,他们个人的进攻实力毋庸置疑。但是从过往的比赛中不难发现,国足缺乏最基本的配合,全都是依靠前锋出色的身体素质在苦苦支撑,这样的打法显然是不可能取胜的。

因此接下来国足要做的就是中场位置的球员要缓解前锋在进攻端的压力,他们应该主动去传导球,用自己的跑位和拉扯帮助前锋创造出更多的射门机会。只有全队协作,才能保证球始终都在轮转之中,才能伺机而动找到对手的防守漏洞,从而一击致命。

这次国足提前一周开始进行集训,就是想要队员们尽快找到比赛的状态。也希望一直都能够创造奇迹的李铁这次依旧能够帮助国足渡过眼前的难关,成功突围40强,向着世界杯迈出坚实的一步。

中超联赛或将推迟至5月中旬开赛

中超联赛或将推迟至5月中旬开赛

中超联赛或将推迟至5月中旬开赛,受到近期国内疫情的影响,上赛季中超联赛的承办地苏州和广州赛区,目前已无法达到中国足协的要求。中超联赛或将推迟至5月中旬开赛。

受疫情影响,新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赛事赛区遴选工作面临巨大困难。由于包括武汉市在内,部分办赛条件优越的候选赛区城市已确认短期内无法承办大型职业足球赛事,近期可供选择的候选赛区城市非常有限,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已考虑将新赛季中超联赛部分组别赛事安排在类似昆明海埂基地这样的封闭基地内进行。

具体筹备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中超联赛已不可能在本月内开赛,具体最早开赛时间有可能被推至5月中旬。

筹备组前往杭州、梅州考察

按照4月3日职业联赛工作会议所提出的相关要求,已分别通过新赛季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准入审核的俱乐部应最晚于上个周末提交参赛确认函。

据了解,除个别俱乐部确认无法参赛或因故暂缓“交表”外,其余绝大多数俱乐部都如约提交了确认函。接下来,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将严格审核各俱乐部提交的确认函,特别是仔细核准欠薪俱乐部的欠薪明细、3个时间点确认清偿欠薪的比例与数额、各相关部门加盖的公章等信息。

比起征集参赛确认函,中超、中甲联赛首阶段赛事赛区遴选,才是目前中国足协与中足联筹备组最亟待解决的难题。上周,由中足联筹备组特派的考察团队分别前往杭州市、梅州市考察场地。筹备组其他各职能部门也都利用上个周末的时间加班加点,与候选赛区城市各有关方面沟通办赛事宜。

不过,原本有望承办中超联赛的部分候选赛区城市受本地区(城市)防疫工作形势严峻影响,向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表明了短期内无法承办职业联赛赛事的态度。比如,场地等办赛条件优越且拥有两支中超球队的武汉市就确认无法承办中超首阶段赛事。而其他个别曾经接近承办中超比赛的候选赛区城市出于类似原因,也婉拒办赛之邀。

中超候选赛区的选择非常有限

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给赛事主办方的各项工作平添了工作量以及工作难度。由于举办中超联赛这类高级别职业足球赛事需要在场地条件、接待能力等方面严格达标,且现在距离联赛计划开赛时间愈来愈近,因此可供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选择的中超候选赛区已经非常有限,用工作组相关人士的话就是,“现在(中超)赛区选择几乎没有余地”。

据了解,已经接受过考察的梅州赛区目前为止仍保持着对承办中超比赛的积极态度。有消息显示,当地部分备选比赛场地已着手启动场地整改工程。但在首阶段赛事确认采用分组赛会集中制的背景下,中超联赛前期需要至少落实3个赛区。

也正是因为赛区遴选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已考虑将中超首阶段部分组别赛事安排在场地与封闭条件俱佳的个别足球训练基地内进行。比如昆明海埂基地就已成为重要候选赛地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10日,新赛季女甲联赛正是在海埂基地拉开序幕的。而在此之前,女超联赛也已经在承接国足、U23国足、2003年龄段U19国青男足的海口观澜湖基地揭开战幕。

疫情背景下,这样的安排有益于各项赛事安全举办。此外,由于赛事暂时无法恢复主客场制从而满足球迷赴现场观赛之需,此类安排也可以为包括赛事主办方、俱乐部在内的各方减少劳顿及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同时节约经济成本。

中超联赛本月内开赛已无可能

不得不说的是,将职业足球比赛安排在训练基地内进行,并非赛事主办方的本意或是上策。由于新赛季中超联赛扩军至18支球队的规模,全季累计34轮比赛,因此从力保赛程完整、保障联赛竞争品质角度来说,打满全季比赛无疑是众望所盼。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也正是为了给中超联赛“保质、保量”才不断结合现实条件的变化而调整竞赛预案。

对于个别候选赛区受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无法办赛,赛事主办方也给予充分理解。据悉,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最近两天又联系到个别承办过中超赛会制比赛的城市,寻求办赛可行性。

需要说明的是,即便中超联赛首阶段部分组别赛事最终安排在训练基地内进行,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也会在各基地中挑选出条件相对最优质,也就是说满足或最接近中超竞赛、接待、转播等条件的基地办赛。按照计划,女甲联赛首阶段赛事将于本月25日结束。由此看来,倘若海埂基地最终接办中超比赛,那么开赛前也需要经历一系列准备工作。

此外,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近期还在加紧与其他候选赛区城市沟通办赛事宜,具体工作需要时间。这意味着新赛季中超联赛本月内开赛已无可能。

至于能否在5月上旬开赛,也存疑问。赛事主办方甚至不排除比赛推至5月中旬开赛的可能性。而由于新一阶段国家队国际比赛日周期将出现在5月30日至6月14日,因此一旦中超联赛开赛日期延后,将给整个赛季各阶段赛事的运行带来连锁影响。

中国男足和国奥队已经回国,本赛季中超联赛开启进入了倒计时。但受到近期国内疫情的影响,中国足协不得不在近几天对三级职业联赛制定新的应急预案,因此联赛在4月底开赛已经无望,最快也要等到五一假期之后。

赛区难以确定

按照中足联筹备组最初的计划,本赛季中超18支球队将分为3个小组在三个赛区比赛。其中4月底开幕后第一阶段先进行前八轮比赛,此后再结合疫情情况考虑何时恢复主客场制。然而受到近期国内疫情的影响,上赛季中超联赛的承办地苏州和广州赛区,目前已无法达到中国足协的要求。

另外,由于大连人队降入了中甲,大连市也不会再举办中超联赛的比赛,为此中国足协选择了杭州、梅州以及武汉3个城市作为新赛季各级联赛的承办赛区,中足联筹备组派出的考察工作组上周先后赴杭州和梅州考察,但结果并不理想。

首先,由于近期杭州地区也受到了疫情影响,他们最终放弃了中超联赛的承办权;梅州赛区因为赛场的硬件设施未能达标,也失去了中超联赛的承办资格,现在只剩下武汉,但它不可能容纳中超联赛的18支球队,因此中国足协不得不重新挑选能够符合联赛承办标准,而且有承办中超赛事意愿的新赛区。

准入还在核审中

在4月3日线上会议期间,中足联筹备组公布了通过新赛季中超(18家)、中甲(17家)、中乙(22家)联赛准入审核的俱乐部名单。但它们能否最终参赛,仍需要看他们提交参赛确认函的情况而定。

目前绝大部分俱乐部已按照要求在4月8日前提交了参赛确认函。目前中足联筹备组对具体内容的核验工作仍在进行之中,其中已有两家俱乐部确定退出,一家是青岛队,该俱乐部已通知球员可以寻找新的俱乐部;另一家厦门鹭岛也有意退出2022赛季中甲联赛。

2020年有16家职业俱乐部离开中国足球历史舞台;2021年有6家俱乐部退出三级联赛。在中国足协公布的2022赛季准入名单中,有两队未通过准入,但随着诸多俱乐部不断有负面消息传来,2022赛季的职业联赛究竟有多少支球队参赛至今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上海球队如何参赛

令中国足协头疼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确保参赛球队安全转运至赛区内。此前上海申花女足受疫情影响,已宣布退出新赛季女甲联赛首阶段赛事。包括上海申花、上海海港两支上海球队在内,部分中超球队的属地城市近期均出现了疫情,他们如何进入赛区是一个大问题。目前上海两支中超球队的最后阶段备战都遇到了困难。

3月下旬,海港队备战基地世纪公园被封闭,一线队进入停训阶段,而且目前暂无解封的可能,球员们只能居家单独练习。主教练莱科虽然在广州解除了隔离观察,但仍无法返回上海,只能进行遥控指挥。上海申花一直在封闭备战,他们曾考虑前往其他城市完成赛季前的备战,但都没能成行,眼下这两支球队如何前往赛区、怎么接受隔离需要中国足协尽快确定细节。

按计划,下周一,中国足协就该公布新赛季的具体参赛球队和赛程安排。目前来看,虽然依旧有几家俱乐部坚决放弃参赛,但“有条件准入”确实解决了大问题,参赛球队确认应该不会产生太多的难题。

但具体赛程却因为候选赛区出现问题而再次陷入难产。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国足协不得不制定应急预案,甚至不排除将部分组别赛事安排在足球基地内进行。但即便如此,4月开赛已经基本无法实现,甚至连“五·一”之后能否开赛都是一个未知数。

尽管“有条件准入”政策带来了不少负面效应,但至少在解决俱乐部准入问题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像河北队这样长期“躺平”的球队都重新燃起了继续参赛的希望。目前来看,除了此前已经被广泛报道的青岛队外,也只有中乙的厦门鹭岛正式向中国足协表示,将退出新赛季的中乙联赛。

此外,由于各俱乐部提交的.参赛确认函中需要包含有关俱乐部欠薪的明细、解决方案、3个时间点解决欠薪的比例与具体数额等“关键”内容,需要足协有关部门进行审核,是否有俱乐部会倒在这一关还不好说。

当然,相比于凑齐参赛队伍,如何确定承办中超第一阶段比赛的三个赛区才是最令足协头疼的事情。尽管足协和中足联筹备组一直希望能够恢复主客场赛制,但以目前国内的疫情形势,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内恢复主客场赛制。

无奈之下,足协只能退而求其次,采取“走着看”的方式,第一阶段先进行集中赛会制,后续再视疫情发展情况而决定。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选择赛区上,足协从一开始就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首先是几个有承办中超比赛经验的赛区全都无法继续承办——苏州和广州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疫情,大连在大连人降级后对承办中甲联赛更感兴趣。随后,被各方看好的成都,又因为要承办大运会而选择放弃。几番权衡之后,足协终于基本选定了武汉、杭州和梅州三个候选赛区。

由于三地都有刚刚升入中超的球队,对承办比赛也显示出了比较高的热情,比如杭州方面早早确定了黄龙体育中心、湖州奥体中心和绍兴轻纺城体育中心体育场三个符合中超标准的体育场,住宿、交通等配套设施也都比较齐全。杭州方面也希望承办中超比赛为9月的亚运会练兵。

但可惜,由于杭州近阶段同样面临着比较严峻的疫情防控压力,最终不得不放弃承办。与此同时,还有消息称,梅州方面由于硬件难以达标同样无法承办中超比赛,真若如此,三个候选赛区就只剩下武汉一个,新赛季的中超联赛根本不可能正常开启。

无奈之下,中足联筹备组只得再次启动应急预案,重新寻找符合条件的赛区,甚至不排除将中超比赛安排在像昆明红塔这样的足球基地内进行,毕竟,上个赛季的中乙联赛就曾被安排在这里。

尽管这已经不是办法的办法,但堂堂顶级联赛踢得像热身赛一样,怎么看都觉得别扭。更何况,即便赛区能够及时确定,如何确保参赛球队,特别是那些疫情比较严重的球队,如期、安全地进入赛区内也面临着不少的难题。毕竟,此前,上海申花女足就因为受疫情影响,退出了新赛季女甲联赛首阶段的比赛。

面对如此多的实际困难和突发情况,中超新赛季已经不可能在本月内开赛。5月初能否开赛,也要视上述问题解决的进度而定。而一旦联赛被拖到五月中旬甚至更晚才能开始,赛程编排、国家队集训等一系列问题又将凸显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下午,有报道称,中国足协正考虑将原定于4月15日关闭的转会窗延长两周,这也从侧面证实了,新赛季肯定要比预定的时间推迟一段时间才能开始了。

新赛季的一切都无定论,显然给各支球队的备战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比如此前一直深陷欠薪困扰的深圳队,好不容易重新拉起了队伍,前往梅州五华进行集训,为的就是方便日后直接进入赛区,如今的变化则给他们的后续安排制造了不少的困扰。

再比如一直在天津训练的津门虎,原本也计划在赛区确定后,在附近寻找合适的集训地进行新赛季最后阶段的备战,但现在,只能暂时等待。不得不说,最近几年,中超实在是太难了。

足协杯比赛中超为什么要推迟?

因为中超球队要参加足协杯的比赛,因此中超联赛要停赛给足协杯让路。

本轮中超为何延期20

虽然中国足协在发布推迟比赛通知时并未明确说明原因,但这显然与目前国内日益高涨的反日情绪有关。事实上,不仅是中超,其他一些涉日比赛、特别是参与人数或观众人数众多、影响力较大的体育赛事,都受到延期或取消部分活动环节等影响。

中超大概率延期至7月中旬重启 不排除压缩调整赛程可能,你怎么看?

5月31日,中国足协根据官方网方式确定,伊朗世界杯预选赛亚洲40强赛A组剩下比赛将不会再分配在苏州市开展,将挪到阿联酋迪拜举办。这代表着本来“上海cba”战斗的中国国家队迫不得已拜访比赛。这一不幸不但对国足迎战与比赛工作中造成不好危害,具体也给40强赛完毕后中超联赛以及它中国比赛行程安排生产制造不便。

据统计,这一不幸产生后,中国足协一方面积极主动融洽多方,为国足出国访问尽量多地造就资源优势,另一方面也抓紧与岗位同盟主席团沟通交流,商议新赛季中超联赛剩下比赛行程安排事项。因为国足赴阿联酋迪拜比赛后,更快还要到6月16日才很有可能启航归国,球员们回到中国后按中国疫防要求还将接纳非常一段周期时间的医学隔离观查,因而中超联赛重新启动时间很可能被推迟,实际比赛时间很有可能延到7月中下旬。由于国足很可能挺入12强赛、时间紧凑,新赛季中超联赛还很有可能遭遇赛程安排被缩小,比赛能不能如多方得偿所愿加满30轮已是疑惑。

就在马尔代夫旅游队、也门队因分别队伍发生肺炎疫情而无法按明确行程安排走上由阿联酋迪拜至上海市的飞机航班后,中国足协经与足联沟通交流后,最后确定将40强赛A组剩下全部比赛挪到阿联酋迪拜举办。这也给中国国家队的迎战与市场竞争产生了不好危害。

而除中国国家队外,受此不幸危害的也有新赛季中超联赛及中国其他各类足球比赛。依照此前确定的赛历,中超联赛(第六轮)将于6月21日重新启动。殊不知伴随着国足赴迪拜比赛方案不可避免,作为各中超联赛俱乐部队关键借助的众多球员们迫不得已应对一个实际难题,那便是待到她们于6月15日参与完40强赛后(前提条件是40强赛A组比赛没有被进一步延期),更快还要到6月16日才可以启航归国。归国后,按疫防要求,她们还需要接纳各种各样疫防查验及有关当长一段时间的医学隔离观察。那麼在这类状况下,中超联赛也许难以按明确日程表于6月21日重新启动。

5月30日晚,岗位同盟主席团承担比赛分配工作中的刘军也发生在苏州市奥林匹克中心国足与关岛队比赛当场。据统计,在40强赛剩下比赛异地信息确定前后左右,中国足协也有目的地就连同的公开赛行程安排难题与岗位同盟主席团以及它相关层面开展沟通交流。

知情人人员表露,从现阶段沟通交流状况看,中超联赛延迟时间重新启动的几率较为高。一方面,现阶段作为中超联赛两大分赛区城市之一的广州发生了显著肺炎疫情,广州的疫情防控局势分外不容乐观。因为一部分中超联赛比赛场数已对当场观众们对外开放,因而比赛规则主办单位、分赛区必须把维护保养工作人员生命健康安全性作为各项任务的头等大事,必须深思熟虑中超联赛重新启动事项;另一方面,一旦球员们归国后必须接纳长期防护,那麼比赛举办必须从维护保养公平交易的视角考虑,等候球员们安全健康回到分别球队标志后,重新启动中超联赛。

截止到5月31日,相关的事宜的沟通交流仍在开展。但是从时间上测算,一旦中超联赛延迟时间重新启动,那麼实际比赛时间很有可能要延到7月中下旬。

5月31日,有新闻媒体称,“现阶段青岛市已经积极主动筹划,便于随时随地接任中超联赛广州市分赛区的比赛。”但是截止到当日中午,并没有官方网信息内容确认信息内容的确凿。据统计,2020年稍早,确实有一部分城市明确提出申请办理2021赛季中超联赛。而除开最后得到承办权的苏州市、广州市二座城市外,武汉、大连等城市也都明确提出申请办理。而截止到31日晚些时候,中国足协、岗位同盟主席团仍在高度关注包含广州肺炎疫情以内的各种信息内容,但现阶段都还没将广州市分赛区的比赛挪到它地的实际方案。

另一个非常值得关心的难题是,一旦中超联赛因国足赴海外比赛而迫不得已推迟,那麼本来已较为聚集的公开赛赛程安排将日趋紧密。假如中国国家队可以顺利挺入12强赛,那麼足球队不清除参与主客场制的12强赛比赛,中超联赛亦有可能再次“让座”国足迎战。因而,公开赛难以在比较有限时间里加满剩下25轮比赛。在这类状况下,中国足协、岗位同盟主席团不清除运行“应急方案”,将新赛季中超赛程缩小。实际比赛规则很有可能参照赛季中超联赛比赛规则,也就是将3环节比赛减缩至2环节,即首环节比赛打过后,16支足球队按首环节预选赛排行,各自位居德比战组、晋级组,直到造成每组最后成绩。而有关应急预案早已在先前公布的本赛季中超联赛比赛中多方面确立。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